且瑜

蓝手怪造成的困扰抱歉了
杂食 一般是个译者偶尔客串写手
产粮集中在足同 C梅双担
皮水 万笛 帕迪 卡配罗 玫瑰
策瑜亮瑜 stucky 德哈 鸣佐 all赤等等等
洁癖小 很多接受互攻

【授权翻译】The player swap chapter 5(2)C梅/哈内

#

cp: c梅/哈内(不确定攻受关系的cp,介于作者现在还没有写到车)


分级:M


其它:15-16赛季,目前看来是没有结婚没有娃设定)


原文链接: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4206809


授权:在第一章那里,见目录归档


目录: 戳我头像置顶(现在不全,c4的2.3.4.5.6.7都还没弄)


简介:


Leo和James被抽中需要给对方的球队,各自的死敌踢一周球……


#


chapter 5(2)


训练场;马德里,西班牙 9:37 am


从Cristiano家到训练场并不远,Leo忍不住在瞥见它的时候颤抖了一下,而Cristiano在余光里看着他,皱起眉。



他们开车进入大门,Cristiano停下车,熄火。他没有立刻下车,所以Leo只能尴尬地自己解开安全带,转头就看见Cristiano正盯着自己。


“训练前我们在这儿一起吃早餐。十点半开始训练,所以你有一个小时去吃饭、换衣服再到一队训练场上。我们会拉伸,跑步,抢圈,练步法,射门,最后以一两场练习比赛和拉伸结束。”


Leo不知道该怎么告诉Cristiano在巴塞罗那他们大体上做着一样的事,所以他只是温顺地点点头。他好奇的是皇马是不是太紧绷了?以至于他们不会玩像巴塞罗那一样的小游戏,但为了不引发一场战争,Leo觉得这个问题还是不问为好。他已经知道在这一周里自己一定会想念玩“头球篮球赛” 和跑“井字游戏 tic tac toe”*了。


Cristiano 没再说些什么,下车然后从后排拿走了他的包。Leo跟着他也下了车,挣扎着跟在迈开步子直直往入口处去的Cristiano身后,进去的时候他还落在后面。


Cristiano停下来和前台后面的那个男人打招呼,他们小小的拥抱了一下,然后轮到眨着眼睛的Leo了。他和对着他微笑的男人握了手。


“所以我是不是应该——”他开口说,但Cristiano已经再一次走开了。Leo恨死了这么跟着他走,但他根本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只能像只走丢了的小狗一样可怜巴巴地跟在主人后面。



他们接近了一扇熟悉的门,然后Leo立刻反应过来那就是昨天他到过的更衣室。Cristiano进去了,跟在后面的Leo不得不撑住门以免那块板子砸到他脸上。



他快要和Ronaldo吵起来了,大概,因为纯粹的恼怒。但随即他瞥见了搭在James的长凳上的某个东西。


然后他就彻底把Cristiano抛到脑后了,他也不难猜到对方根本没有试图和他说话。Leo走近了一点,拿起那片布料然后展开了——一件纯白色的皇马训练衫瞪着他,一个小小的十号印在中间。他把那东西像刚才拿起来那样迅速地丢下了。


“哦,嘿,Leo!”


Leo向左转身去看见Toni Kroos欢快地对他打着招呼。“嗯,你好啊Toni。”他礼貌地回答,附赠上一个小小的微笑。Cristiano在旁边在训练包里翻找着什么东西,对两人之间的交流视而不见。



“顺便,他们把你的鞋子也带来了。”Toni朝着长凳下的鞋子点点头。Leo蹲下去拾起那双鞋,保护似地把它们抱在胸前。他松了口气:这是这里唯一能让他记起家来的东西了。



“谢谢。”Leo小声说,盯着鞋子上那些绿色和橘红色的线条设计,这些颜色给了他某种程度上的安慰。



“没事。”Toni站着,在走出去之前抓起了手机和水杯,留下Leo和Cristiano两个人在更衣室里。Leo完全不想理会Cristiano——在对方也不想理会他的时候。他只是转过身去安静地脱下套头衫挂在柜子里,试着完全无视另一个人的存在,脱下鞋袜和运动裤。



他伸手去抓灰色运动短裤,但什么离他几个柜子远的噪声打断了他。他转身看见Cristiano正盯着他,一个水杯滚在里他不远的地上。


这很尴尬,所以Leo开口了:“所以丢水杯还是什么是你的爱好吗?”


Cristiano 没有回答,转了回去,但Leo还是看见一片粉红爬上了他的脸颊。Leo翻了个白眼,穿上短裤。他该开始祈祷Cristiano别在剩下的这周里表现得那么古怪,但他还是不能有什么期望。因为Cristiano就是他妈的很怪啊。


然后Leo脱掉了他的 t-shirt ,拿起那块白色布料的时候忍不住低声咒骂。太坏了。他已经白到极点了,现在他该看上去像张白纸了。他在余光里看到Cristiano正毫不掩饰地盯着他看,他皱起了眉头。好吧,是的,他没有那么像石头一样坚硬、古铜色的漂亮肌肉,但他也没多坏。


#


太久没更了抱歉!

三次元水逆,各种方面最近都过得很糟糕。但不会坑的,大概佛系更新吧……

大家看文愉快。

感谢。


【C梅】The piano duet #双性转 下

旧时寄宿制音乐学院au,完全没了解的瞎写


ooc属于我


#


舞会开始了。


克里斯蒂娜和莱昂内尔紧靠着对方坐着,挤在一张琴凳上。还是一样的;两个人谁也没提出要搬一张凳子来,却终于挨在了一起。


莱昂内尔坐在克里斯蒂娜身旁,穿着黑色的吊带礼服,那是学校统一发放的表演服装,纤细的肩头在黑色的映衬下更显得苍白,整个人看上去冷质而缺少温度。可克里斯蒂娜感觉得到她炽热的体温,那温度像什么诱饵,令她没法从这样的莱昂内尔身上移开目光,没法控制住自己滚烫的脸颊,甚至无法稍稍往旁边挪一点。莱昂内尔安静的脸颊上那双浅色的眼睛和平时也不一样:那里本来该是两口幽凉沉静的潭水,可现在那像两团极亮的、燃烧着的火,克里斯蒂娜几乎能听见燃烧的噼啪声在她耳边爆响。她被什么惊人的东西震慑住了,不仅因为坐在她身旁的并非一个普通皮囊,也因她感到自己的灵魂也灼得滚烫了:噼啪,噼啪。


当第一个音符从克里斯蒂娜手下飘出的时候她感到眩晕,四周是盛装打扮的一对对男女在舞池里旋转,乐队的乐音模模糊糊地萦绕,她们像两团火焰挨在一起,仿佛在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里被一层透明的胶囊里被隔离开来。狭小的空间里克里斯蒂娜不可抑制地浑身发抖,头一次感到世界离自己如此之近,头皮发麻仿佛灵魂叩着作为束缚的躯壳。钢琴在手下震颤如一座桥梁。


克里斯蒂娜模糊感到自己从来没这样碰过钢琴,她肯定莱昂内尔也是一样。演奏结束后她们肩膀对着肩膀,两个人都大口喘气,好像才停下一场激烈的比赛。她们急匆匆一起走出礼堂,并不知道要向哪里走去,却也不约而同停了下来。


莱昂内尔的脸颊染着绯红,她眼睛晶亮,单薄的臂膀在寒冷中显露出玉石般温润的质感。克里斯蒂娜心中一顿,她不害怕莱昂内尔的反应,向前两步慢慢低下头去——她晓得莱昂内尔现在怎么想——直到捕获住那枚炽热的嘴唇。那尝起来一定很美妙。莱昂内尔纤细有力的手勾上克里斯蒂娜的腰背将她拉进一个紧密的拥抱,小个子姑娘背靠着墙壁,唇舌干燥带着青涩,她睁着那双燃烧的眼睛,克里斯蒂娜也看着她。上帝,有谁对她说过接吻时要闭上眼睛?她忘得一干二净,可此刻谁还需要这些拙劣的技巧?


两个人结束在一个角落里,挤作一团,克里斯蒂娜把小个子圈在怀里,而莱昂内尔抱着她的腰,手搭在她挺翘结实的臀上。她低着头,蜷曲的栗色头发在额前跳跃,语音好似叹息:“我现在也是那一半了,克里斯蒂娜。”


哪一半?


“天使才与恶魔般配。”


莱昂内尔摇摇头:“我是个普通人。圣诞快乐,克里斯蒂娜。”


“我以为我会有礼物。”克里斯蒂娜说,她起身来,感到热度飞快从身上褪去。莱昂内尔的那只手也不再滚烫了,但依然温暖。她仿佛并不为此难过,她享受那种炽热,也愿意握住这样的温暖。


莱昂内尔第三次在她面前笑起来:“已经给过了。”


#


克里斯蒂娜在圣诞假期收到了莱昂内尔的明信片——真是奇怪,是不是?那是市里某家餐厅发放的广告,图片上有个女孩穿着黑裙在弹琴。莱昂内尔说她在那里打工,克里斯蒂娜随后试图说服父母去那里用餐,最后还是没能在开学前赶去。


开学前一天克里斯蒂娜终于回到学校,到下午才抽出身来到走廊尽头。莱昂内尔果然在那间教室里,穿着一件黑色吊带裙,正埋首于一大堆书籍中。


“莱昂内尔。”克里斯蒂娜说。


莱昂内尔抬起头来,她从上到下扫视了克里斯蒂娜一圈,看着后者坐到她身边来,两个人的身体挨得很近。“假期过得怎么样?”克里斯蒂娜把手搭在她裸露的肩上问。


窗外夕阳西下了,正如那一天一样。“不错,”莱昂内尔说,“我想要去纹身。”


“所以这就是你去弹琴的原因?”


“也许。我想要纹满整条手臂。”莱昂内尔继续道,“但也许不是一次性。学校会发现的,我想我还需要奖学金。”


“我去陪你。学校旁边好像就有。”


克里斯蒂娜并不想纹身。她侧头看着莱昂内尔的眼睫在阳光下近乎剔透,她的手移到小个子姑娘苍白温暖的后颈,感到她在点头。


“好。”


#


太久没更了真的惭愧……捂脸溜。


没坑,没坑,肯定没坑。最近考试和很多事情夹杂在一起所以特别忙,但是肯定是会更的。


这篇的确写得更快一点所以先发了,the player swap也会更的。


本来是个无比美好的脑洞但感觉写出来就变味了……笔力所限,而且太忙,以后有时间了应该会有修改版本的。


希望大家都食用愉快吧。


【C梅】Piano Duet #双性转 中

旧时寄宿制音乐学院au,完全没了解的瞎写。
最近很忙,不想顶风作案,但毕竟写了一半,犹豫一会儿还是粗略一更,以后应该会有大修。
【ooc属于我】
【ooc属于我】
【ooc属于我】

××
克里斯蒂娜像往常一样生活,把腰挺得笔直,昂首挺胸,身后从不乏赞美之声。但她有时会一个人去找莱昂内尔,她们待在一起时话并不多,在别人看来:“克里斯蒂娜,你要去收拾那个小可怜儿吗?”——贝拉这样说。她觉得好笑;甚至她也不再嫉妒莱昂内尔了,尽管后者上个月才拿了从前一直是她囊中之物的第一名。某种角度上,克里斯蒂娜觉得她们是一类人,所以她相信第一名下个月还会回来的。
日子还是流水一样的过,转眼就是圣诞节。学校有圣诞舞会,克里斯蒂娜老早就收到了太多的邀请,但她一个也没答应。不知道为什么,她今年不太想跳舞,而那唯一的出路就是去演奏钢琴。她向罗纳教授提出了申请,但没太抱希望——要知道从前一直都是这些老家伙们来的。可是教授竟然答应了她试一试:“克里斯蒂娜,如果你能有些什么新意,我想是可以的。”
新意?
上帝啊,圣诞舞曲能有什么新意?
克里斯蒂娜一个人在琴房里冥思苦想,随手翻着厚厚的曲谱,也许她该自己写一首?她太专注了,甚至没有注意到不知什么时候莱昂内尔已经坐到了她身后。
“克里斯蒂娜。”
莱昂内尔轻轻喊她:“想来一首四手联弹吗。”她抱着厚厚的谱夹,翻到一页。
“我喜欢这个名字。”她说。
××
那首曲子名叫普罗旺斯的古老圣诞歌*,由克里斯蒂娜和莱昂内尔四手联弹,她们当然通过了考核。
克里斯蒂娜和莱昂内尔约定每天下午到那间教室练琴,而每一次她去的时候莱昂内尔都到了。教室里只有一架钢琴,连琴凳也只有一张,两个人谁也没有提出要搬一张椅子,各自在边角处落座,隔出默契的距离——已经是离得最近的一次。她们通常不怎么说话,克里斯蒂娜健康的巧克力色小臂和莱昂内尔苍白的手臂在八十八个黑白琴键上舞动,那就是最好的话语。
有时候克里斯蒂娜会碰到莱昂内尔的手,柔软温暖,微微带汗。她觉得心里仿佛漏了一拍,想起很久以前的钢琴课上老师的话:四手联弹需要高度的默契,不止是行动,还有互相理解的心灵。
很奇怪是吗?克里斯蒂娜已经连续拒绝了五个男孩。她忽然有些厌倦了。
那天晚上克里斯蒂娜忽然心血来潮想去寝室找莱昂内尔。她故意挑了大部分人都在外面聚会、玩乐但莱昂内尔一定会待在寝室的时候,蹑手蹑脚摸过去。走廊尽头的那扇门轻掩着,克里斯蒂娜悄悄推开侧过身子滑进去,屋里没有开灯,夕阳黄色的光晕下一个小小人影坐在床前,手上拿着注射器的针头。
“莱昂内尔!”
克里斯蒂娜被吓住了,禁不住大声喊出来。
莱昂内尔转过来。她穿着一件短小的黑色背心和深色短裤,纤细苍白的四肢从领口伸出,栗色鬈发蓬松凌乱,脸颊上有一丝惊诧神色,左手举起的注射器还来不及放下。她极亮的眼睛对上克里斯蒂娜疑惑的目光:“我在注射。”她最后开口说。
克里斯蒂娜走过去,弯腰看着她,心里忽然滚过流言:“莱昂内尔患了某种疾病,因此除了学院没人收她。大家离她远一些……别被传染了。”她一瞬间明白自己该做什么。
“疼吗?”
她走过去在床脚坐下,看着面对着的小个子女孩摇摇头,脸上的神色恢复到一贯的平静,低下头将针头抵在右手臂上。昏黄的光线下她的小臂在克里斯蒂娜眼中苍白得不可思议,青蓝色的血管在薄薄的皮肤下蛛网一般蔓延,看起来脆弱得好像一个一碰就碎的瓷娃娃——然而克里斯蒂娜清除得很:她可一点儿也不脆弱,这幅小小的身体里蕴含着巨大的力量。
莱昂内尔很快地将空掉的针管扔进垃圾桶,她一只手却很难撕开酒精棉。克里斯蒂娜伸出手去,“我来。”她说。她惊讶于自己居然还能口齿清晰地发出这两个音。莱昂内尔柔软的小臂就被她握在手里,她几乎浑身发烫,但还是没忘记好好地用酒精棉压住伤口。莱昂内尔看着她,两个人之间仍隔着些距离。
“我很健康,克里斯蒂娜。”
“嗯。”
她心不在焉地回应,然后猛然反应过来,点头:“那是当然。只要你按时注射了对吗?”
莱昂内尔点点头,收回手臂,撩了撩垂在眼前的栗色鬈发。她的头发非常浓密,在阳光下有微微毛躁蓬松的色泽。克里斯蒂娜看着她浅色的眼睛,也笑起来。
那双眼睛真亮啊。
“你的眼睛真亮。”
这句话是莱昂内尔说出来的,而被称赞的对象疑惑地皱起了眉。从没有人这样说过她,也许有接近的?——你的眼睛真美之类。
“……我把这当做赞美?”
接着克里斯蒂娜第二次看见莱昂内尔笑了出来:这次幅度更大,露出了她一口白色的牙齿。

tbc

还在犹豫要不要会停更一会儿,反正圈子的事也人尽皆知了。
如果过了几天还没有发文有想看的姑娘可以私信我。the piano duet会多一点,the player swap的话最近学习比较忙翻译得很慢。
大家都愉快相处okk……

【C梅】Piano Duet #双性转

#

大概是旧时寄宿制音乐学院au……?完全没了解的瞎写。
Lionel的女体化名字翻译过来仿佛还是莱昂内尔,就先这么写了,以后会再考证修改。
bgm是德彪西的月光,也就是莱昂内尔弹的曲子。
C梅日贺礼。(上晚自习所以现在才发……下一半也许还要等一会儿

#

克里斯蒂娜觉得没什么奇怪的;新来了一个转学生。听室友贝拉讲,那是个和她们同年级,苍白又瘦小的女孩。
贝拉这么说的时候带着笑,眼角上扬,蓝眼睛里有掩不住的快活。克里斯蒂娜认得这样的神情,因为这恰好是她所厌恶的。这是她也经历过的嘲弄讽刺。所以贝拉在她耳边讲的女孩如何奇怪,如何瘦小得好像十一二岁的小孩,如何带着令人发笑的异国口音,穿着举止如何穷酸,好像还带着某种病菌……她统统没听进去。她觉得烦躁,又无可奈何。
她最终选择还是做好自己的事。罗纳教授很喜欢她,称赞她的天赋和努力成就出非凡的乐曲;但有些老师也对她说:你差了某种感觉。所以转学生的插曲只是在克里斯蒂娜的脑海里留下了模糊的影子,她努力练习,纤长有力的手指在琴键上狂舞,赢得满堂喝彩,甚至有人专程从外国赶来欣赏她的表演——谁能否认这个16岁的女孩不是音乐上的天之骄子呢?学院里那些昂着脖子的男孩可一个也及不上她。他们都为她的本事,漂亮脸蛋和身段着迷。克里斯蒂娜也享受这样的感觉,她是人群的焦点,尽管光芒万丈也如芒刺在背,可她野心勃勃,不会为任何小事停下步伐。
××
克里斯蒂娜把东西塞进储物柜;她微微笑着,心情很好。贝拉在她旁边拍她的肩膀:“又要去约会咯?”她看着克里斯蒂娜有细小雀斑的脸颊和眉骨下睫毛浓密的眼睛,笑得很有些促狭。
克里斯蒂娜对着储物柜里的镜子理了理鬈发,不置可否,笑着离开了。她的皮鞋在古老的走廊里敲打出哒哒的声响,拐过拐弯,上楼,一路有人和她打招呼,她也晓得自己有多迷人。她原本计划到三楼空教室里去和那个橄榄球四分卫相见,但在经过某间屋子的时候,她停下了。
好像是个废旧的琴房,里面有人。
克里斯蒂娜听见趾高气扬的笑声和沉默。她控制不住自己,一脚踹开了门。
莱昂内尔坐在里面,几个原本围着她的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孩看见克里斯蒂娜后慌忙垂着头离开。克里斯蒂娜没有理会她们,一步一步向那个小个子的女孩走过去,昏暗的灯光下她果然瘦小苍白,身材干瘪得像没发育的小姑娘,一双焦糖色的大眼睛却闪闪发光。那光芒极亮,克里斯蒂娜几乎被震慑了,然而她还是迈开步子站过去,没有伸手,只是开口:“我是克里斯蒂娜。”
莱昂内尔的手指在黑白琴键上移动,那是一首肖邦的小夜曲。
××
莱昂内尔很安静,苍白得几乎能融进墙壁;可是她的手指毫不留情。克里斯蒂娜第一次看她碰到乐器,就几乎被钉在了原地。
当然的,这个来自阿根廷贫穷小镇的女孩,正是因为如此的音乐才华才被人资助,学院破格录取。她的表现几乎引得每一位教授长吁短叹,甚至让克里斯蒂娜有些嫉妒的是,从来不满意自己的维克托教授几乎和她谱的曲子陷入爱河。他说:他有太久没听到过如此炽烈燃烧的灵魂。
人们议论她,说克里斯蒂娜的位置要被这个小女孩抢去了;又有人讽刺地嘲笑她破旧的行李和制服。
克里斯蒂娜也止不住对她好奇起来;她发现莱昂内尔常在三楼的那间教室一个人看书,或是弹琴。她翘掉约会去敲门,两人在空旷的屋子里坐一个下午。
然而莱昂内尔始终不怎么开口。她们俩在路上相遇,也只是点点头。
××
克里斯蒂娜打开储物柜,哗啦啦倒出许多信封。
走廊上的人围在她身边,有些发现了红笔写下的丑恶字迹。
bitch。worn。
窃窃私语。
贝拉的手伸过来,“克里斯蒂娜……?”她脸上不知所措又担心的神色是实在太粗劣的面具,克里斯蒂娜甚至懒得去戳穿。
她烦躁地收好东西,一个人大踏步走出包围的人群,身后有起哄,私语,咒骂和笑声。橄榄球四分卫的声音说道:“恶心的婊子……!”
比别人稍高的鞋跟在地上哒哒作响,她气得面红耳赤,仍然尽量昂头高傲从容地走过走廊,到无人处才低下头一口气跑上三楼,来不及擦干泪水,不知道要去哪里,她捂住脸,听到有人在身后说:“克里斯蒂娜。”
克里斯蒂娜下意识绷紧了肩膀,迅速抹掉泪水,转过身去看到莱昂内尔站在那间教室门前。
“怎么,你也要来嘲笑我了?”她咬着牙齿掩饰住
泪痕:“指责我我可还轮不到你!想想你自己吧——”
她伤人的话没说出口,莱昂内尔只是摇摇头,把门推开了些:“不,不是。进来吧。”她的声音柔和,那张平静的脸庞在棕发里皎洁得像天上的月亮。她转身进门。克里斯蒂娜站在走廊里,心脏咚咚在胸膛上敲打,她听见屋里传来琴声,缓慢又悠长。
她用手绢擦干了眼泪,踏了进去。
“月光。”她靠在钢琴上看着莱昂内尔的手指在琴上移动,后者没有抬头:“学校里一半的人爱你,一半的人恨你,克里斯蒂娜,你不是恶魔还能是什么呢?以后全世界也会是这样。”她头一次这么主动地对克里斯蒂娜说话,还是这么长的句子。
琴声没有停,克里斯蒂娜歪着头看她:“你不是?”她看着莱昂内尔摇头,“爱我的人也许恨你,爱你的人却不必恨我。”
这教室向阳,即使是冬天也有日光。光是金黄的,并不刺目,却带有稳妥的温度。音符在空气里静静地漂浮远去,克里斯蒂娜觉得心脏慢慢落回原本的地方。她隔着一架钢琴看到莱昂内尔的琴谱,问:“你喜欢肖邦?”
女孩在夕日的光辉里微笑起来:“不,也许是李斯特。”
克里斯蒂娜也笑了;她头一次感到莱昂内尔的可爱。

是什么使一个译者开始写文……?
生活。
被意外删了才疯狂补回来的脑洞双性转au  本来是福利的但是感觉明天很有可能码不完。先随便放一段试试……?明天至少会有一半的放心√

真的是暴躁。按了一下取消一千多字全没了。

【授权翻译】The player swap chapter 5(1)

#
cp: c梅/哈内(不确定攻受关系的cp,介于作者现在还没有写到车)

分级:M

其它:15-16赛季,目前看来是没有结婚没有娃设定)

原文链接: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4206809

授权:在第一章那里,见目录归档

目录: 戳我头像置顶(现在不全,c4的2.3.4.5.6.7都还没弄)

简介:

Leo和James被抽中需要给对方的球队,各自的死敌踢一周球……

#

chapter 5(1)

第一天 // 马德里

Ronaldo家;马德里,西班牙时间7:31am

Leo猛然惊醒了。他艰难地眨着眼睛,困惑地环视整个屋子,有那么一会儿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他感觉头脑昏沉,然后才反应过来那只是又一场噩梦的遗物。脑海里的图像已经模糊了,但他还是记得海军蓝的球服,亮得刺眼的体育场和穿着蓝白色球衣的观众们。白色球衣的队伍在大声地庆祝、吼叫,哨子吹响了,计分板上显示1-0。

但是,噩梦并不是惊醒他的东西,他立刻在门边看见了一个半个身子站在走廊里,半个身子探进来的人。

Cristiano.

Leo张开唇,然后有点不稳地坐起来:“什-什么事?”他被自己沙哑的声音吓了一跳,听起来因为睡意低沉又无力,但同时也充满了疑惑和某种接近于惊吓的东西。他甚至不满地发现,自己听起来好像才哭过。

Cristiano站在走廊里,等到他确定Leo已经醒了才走进房间。他戴着一顶奇怪的无檐便帽,自己看上去也不怎么清醒,像刚刚才从床上爬起来,身上还穿着灰色睡衣长裤和紧绷在健美肌肉上的T裇,光着脚,双手环抱,双肩下垂,姿势好像准备好了来一场搏击。

Leo瞥了一眼闹钟,上面显示现在是七点半过刚好一分钟。他转回头,Cristiano清了清嗓子。

“我们马上要训练了。

Leo的脸皱了起来:“在七点钟?”

Cristiano哼哼:“不,在九点半。”Leo呆呆瞪着他:“嗯……可现在才七点半。”

“是啊。” Cristiano确认了。Leo还是瞪着他 ,不明白他在说些什么。“我叫醒你好让你准备好一切。”Cristiano稍后开口解释道。

谁他妈的会需要整整两小时来准备好去工作?Leo暗想,奇怪地盯着Cristiano,但是葡萄牙人看起来正因为自己做了正确的事情而沾沾自喜,Leo只好勉强露出一个微笑,尽管他真的恨被这么早叫起来:“训练在九点,我明天会记住的,这样就不麻烦你来叫我了。谢谢。”

Cristiano没再说什么,只是短促地点了点头,转身走向门,然后停住了。他看起来考虑了一会儿什么东西,才转过身来,几乎是有点紧张地玩弄着自己的手指,犹豫地问:“嗯……一切都……呃,还好吗?”

Leo不会说Cristiano看上去在担忧,但是后者看上去的确有那么一点点的担心他。

“是的?我的意思是,我觉得还好?怎么了?”Leo谨慎地开口,疑惑地扫视着皇马球员。

“你……你在我进来的时候在梦里说些什么。”Cristiano承认道,皱着眉毛:“你听起来好像在为什么事道歉。”

Leo不知道他该对此做出什么反应。他一个人住,所以这是他第一次被告知他说梦话的事。他当然因为频繁的噩梦而睡得不怎么好,但是梦话就是完全的另外一回事了。 他知道自己不该因为Cristiano听到了他说的不管是什么东西就感到被冒犯,因为后者纯粹只是想把他叫醒而已。但这不代表着Leo就不会为此感到不舒服。

“只是一些胡乱的嘟哝,大概吧。”Leo流利地撒了个谎但Cristiano看上去并不相信,所以他只好快速地换了个话题:“你也才醒吗?”

Cristiano点了点头,然后Leo皱眉了:“好吧,所以为什么你要带着个帽子?”

这个问题另Cristiano的脸颊忽然变红了一些,Leo眨眨眼,看见他没有答话,转头离开并带上了门。

“好吧……”Leo一边疑惑地自言自语,一边把被子掀开了。

他拖沓地走进卫生间,在镜子里看见了他自己。Leo抖了一下,他自己看起来真是一团糟,头发向四面八方,总之是他不希望的方向支棱着,脸颊是红的,眼睛里布满血丝好像他才哭过,而严重的黑眼圈让他看起来像几天没睡过觉了。Leo烦躁地揉了揉自己的脸,打开淋浴喷头,在走到温暖的水流下之前脱掉了衣服。

Leo在十分钟里好好洗了头发和身体,平常他会快得多的,但考虑到今天Cristiano这么早就把他叫了起来,所以他觉得自己可以比平时的动作稍微慢一些。

他在腰间裹上浴巾,然后刷牙洗脸,满意地看到红血丝已经完全从眼睛里消失了,黑眼圈也看起来比原来稍微浅了一点。

Leo擦干身体,套上黑色的内裤和Adidas运动裤,一件黑T裇,最后是一件卫衣。

Adidas今天肯定很开心。*他窃笑着想。他很惊讶公司没有联系他拍一条穿着皇马队服的广告,光是想到这点就让他畏缩。

他抓起自己的手机,懒得去查看它——他现在真的不想和任何人说话。头发还有一点湿润,但反正已经梳好了,Leo并不在意地穿上了鞋子然后走出房间。

他把手揣在兜里,悄悄地走过宽大的走廊。他不知道Cristiano的房间在哪里,所以相反的只是下了楼梯走向了看起来是起居室的地方。在沙发上坐下以后他决定耐心地等待,然后环顾四周,试图熟悉眼前的这一切。

Leo注意到了Cristiano和他家人的合照,比如一张很大的他和他妈妈Dolores的合照。十分好笑的是,这个女人并不喜欢Leo,尽管他从未对Cristiano造成过任何私人的或是有意的伤害。并不是说她得对待Leo十分卑劣,而是,她的眼神和声音里都有这样的一种信息,这让Leo并不难了解到这个事实:她真的不怎么喜欢他。

如果要诚实地说,他并不怪这个女人,但他的确得怪罪于那些媒体。因为那些傻瓜一样的新闻和头条让Leo和Cristiano看起来就像敌人一样,甚至Leo自己的妈妈也不再喜欢Cristiano。他花了很长时间才让她相信,不管什么时候,Cristiano在他们职业生涯中和他相遇的每一次,都是友好、专业的,除此以外没有别的了。他当然不能想象媒体口中的他给Cristiano的妈妈带来了什么感觉。

并且,是的,也许Cristiano在发现Leo要在这里呆一星期时有些粗鲁和不礼貌,但这和Cristiano喜不喜欢他没有任何关系。尊重和喜欢是两回事,而且说实话那一天让他都感到暴躁和愤怒了。他没有理由因为Cristiano不喜欢他留在自己家里就感到不舒服,因为他们的确不是朋友。另外,到此为止葡萄牙人对他也只表现出了小心翼翼的诚恳,所以他真的没法抱怨什么。一切都可能更坏的。

Leo根本没意识到他又开始打瞌睡了,并且还踢掉了鞋子在沙发上蜷缩起来,直到彻底沉入黑暗的睡眠。

Leo又一次醒来了,但这次是被某个人粗鲁地晃醒的,他抬起头,眨着眼,警觉起来。

Cristiano低头看着他,带着与其说是恼怒不如不耐的神情,“你从昨天下午三点就开始睡觉了。你怎么还是这么困?”

如果Cristiano是另外的谁,比方说Geri或者Ney的话,Leo会讽刺地回答说因为你在肉体和精神上都被抽干了,这就是为什么。但是Cristiano既不是Geri也不是Ney,而且,如果他是任何一个巴塞罗那的球员,他就该知道Leo贪睡得像一头该死的熊,愿意用任何可能的借口在任何他必须得做的事情之间睡觉。

“说真的,我得检查你,大概三次来确认你还活着。”Cristiano告诉他,“另外,叫醒你起来吃饭实在太累的,而你还睡得像块石头。”Leo没怎么明白后一句话,他忙于为Cristiano会关照他是死是活这种事倍感荣幸。他真的很感激这个。

“我睡很多。”

“我发现了。”

Cristiano转过去,抓起一只训练包扔在肩上,在手里无意识地摆弄着一串钥匙。Leo盯了他一会儿,才重新穿上鞋子。Cristiano的头发被发胶梳上去了,没有一根挡住脸,就像平常一样。他穿着一条紧身的黑色水洗牛仔裤,简单的白T和皮夹克,不耐烦地踢着木地板的脚上是一双黑色耐克鞋。

Leo低下头,栓紧鞋带再站起来从面前的咖啡桌上拿起他的手机,背上了包。

“你的头发一团糟。”Cristiano嘟哝,关掉了起居室的灯。

Leo用手拨了拨头发,耸耸肩,并不在意。他把下巴埋进卫衣的领子,手埋进兜里,跟着Cristiano出了门。

“你真的就是什么也不在乎吗?”

Leo眯起眼睛看着Cristiano ,他们两个正走向银色的保时捷。“只是那些不要紧的小事。”

另外一个男人翻了个白眼,打开车门锁,滑进了驾驶座:“你有挺好的头发。至少你可以梳好它。”

Leo没有心情去注意到那个赞美,他钻进副驾驶,系上安全带:“我那么做了。然后我睡着了。”

Cristiano从上帝才知道的某个地方摸出一把梳子,递给了Leo。Leo用奇怪的眼神瞪着他,接过来,胡乱在他蓬松的棕色头发里梳了梳。

“噢我的天——过来。”

Cristiano在从他手里抢走梳子时把Leo吓了一跳。他的另一只手随即绕过Leo的脖子,把他拉向了那个高个子的男人。

当Leo发现自己正仰着头看Cristiano的时候他只觉得太尴尬了,只能选择去瞪着马德里主义者的皮衣拉链。Cristiano梳他头发的时候并不粗暴,出乎Leo的意料,甚至有点儿温柔。感觉很不错。他也能闻到一点儿对方身上昂贵古龙水的味道,很特别。

“好了。” Cristiano小声说,放开了他,靠回自己的椅子。Leo靠向门,尽量离Cristiano远一些,在他发动车子、开除车库的时候把自己的脸藏在卫衣里。

#

注释
*看不懂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求解!
更新:原文Adidas must be having a field day,有心情愉快的意思,感谢评论里的两位小可爱指正!

#

又一次迟到的国庆祝福×更新
忽然发现自己200粉了,也许该有个福利之类的……但是5000实在干不动了,有机会就双更……?
总之非常谢谢大家的喜爱了!
总算到了的c5,c梅主场。本章玩手指头的少女罗出没,还总有一种leo直男癌总裁gay里gay气的即视感。
梳头杀get√
以及仍然的眼瞎审稿,有错麻烦大家包涵,多多捉虫啦w
祝大家看文愉快,好好享受假期哦!(我默默爬去写卷子了
鞠躬。

【授权翻译 】The player swap chapter 4(7)C梅/哈内

#
cp: c梅/哈内(不确定攻受关系的cp,介于作者现在还没有写到车)

分级:M

其它:15-16赛季,目前看来是没有结婚没有娃设定)

原文链接: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4206809

授权:在第一章那里,见目录归档

目录: 戳我头像置顶(现在不全,c4的2.3.4.5.6.7都还没弄)

简介:

Leo和James被抽中需要给对方的球队,各自的死敌踢一周球……

#

chapter 4(7)

Neymar家;巴塞罗那,西班牙,2:48pm

James一边挣扎着抱住两杯冰淇淋(一杯是薄荷巧克力味,另一杯是双倍巧克力),一边不知怎的还是打开了车门走出去。“我拿了你的包啦,Hammie。” Neymar告诉他,已经将后备箱里的行李箱拎出来了。

James愉悦地看着眼前结构复杂的暗色木质别墅,看得出来有大概两三层,几个阳台伸了出来。

“我,嗯……这是个新房子,”Neymar和他一边爬上楼梯一边承认道,他的脸轻微地红了,“所以我得提前为里面也许有一点的乱七八糟抱歉。我想要一栋在海边的房子有一段时间了——事实上,我的意思是自从我来到巴塞罗那就开始了。我的房子——嗯,老的那个——挺好的。挨着Geri和Shak*,离坎普诺也不远。那个社区也很不错,很安静。但是我只是真的想要住靠海,并且直到几个月前才有这个机会。翻新差不多已经完成了,但是,嗯,我的很多东西还是有些乱。屋子里也还有一堆没拆的盒子。噢——客房现在也很乱,堆了很多东西,其他房间也没收拾完所以你可以在我房间睡。我会睡沙发的,我保证明天给你把房间收拾出来。”Neymar小声有些紧张地嘟哝,他试着把钥匙插进锁孔里,可钥匙却从他颤抖的手里滑了下去。他忍不住挫败地叹了口气。

”Neymar,” James 轻柔地说,用手肘轻轻推了他一下好让他停下。James看到一个人就知道他是否在焦虑,Neymar现在就被这种感觉挤满了。“没事。我很喜欢这里。这是个很漂亮的房子,我也希望马德里能靠海或者什么湖之类的,但是很可惜哪儿没有。”

Neymar看上去还是很沮丧,手捏在一起,仍然有点发抖“我—我,对不起。我通常只是……偶尔……” 他放弃了。

“我明白。”James安慰道,把冰淇淋递给Neymar,捡起钥匙,把它插进锁孔,帮他扭开了门。“该死的焦虑。”他小声自言自语,Neymar并没有在听。

忽然之间一声响亮而兴奋的狗吠传过来。Neymar僵住了:“见鬼——”

James几乎没有时间在被一个毛绒绒还有些重的东西扑倒地上之前把目光从巴西人身上移开然后看向门口。

他的大脑大概需要一点时间来反应,可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几乎尖叫了出来。

“你有一只狗!”James大声惊叫,保护似的抱住那只狗让它扑在他前胸上,大狗也满意地对他摇起了尾巴。

“事实上,有三只。”Neymar承认:“都是金毛寻回犬。”

他一边在说话,另外两声小声了些的狗吠就传了过来,然后两只小狗欢快地跑过来,一边还和对方玩闹着。它们绕着Neymar的腿打转,然后巴西人就温柔地抱起了其中一只。

“哦我的天哪,我简直要哭了。”James幸福地感叹。

Neymar忽然警觉起来:“你不过敏吧?”

“不!我自己就有两只狗在马德里!一只英国牛头犬Maluma,还有一只可卡犬Stella。”

另一只小狗向James走了过来,钻到他两腿之间,好奇地盯着他看。

“很棒。大一点的是Poker,他从我到巴塞罗那来就跟我在一起了。在你腿上的大胆的小家伙是Truco,这个害羞的的事Flush。” Neymar抱着在试图藏在他手背后好远离James的小狗,“他会接受你的,我保证。事实上,它们才和我一起待了几个月,但是我真的爱死他们了。”

“它们太!可爱了。”James认真地对他说。他忽然听见另一声低沉的吼叫,并且在一堵墙后瞥见了藏在后面的一团黑影,正在把头伸出来:“嗯——那是什么?”

Neymar迅速地转头,好像他已经知道了James说的是什么一样皱起了眉头:“那,是Zelda。或者它也叫,我痛苦的源泉。”

Neymar随即在James疑惑的注视下更正了自己的说法:“他是Leo的法国獒犬,还是我需要相处的这世上最难控制的怪物。Leo觉得他很可爱!但是它明明就是撒旦的化身。”Neymar拖长声音喊:“Zelda!过来!*”

那只小小的棕色幼犬大声地吠起来,转头去离开了,它的尾巴垂在身后。

Neymar哼哼:“小混蛋……”

“他让我想起Cristiano。”James笑出了声。

“那就是我说的!我告诉了Leo他该给它起名叫Ronaldo,因为它恨极了我们所有人——除了Leo。”Neymar看到James不同意的眼神,反驳了回去。.

“嘿——别那么看着我。Isco还给他的狗起名叫Messi呢。”
Neymar哼了一声。“别这样,我们可还没说到那程度。”James坚定地摇头。

“好吧。我忽略了如果你给自己的狗起名字叫当世最有名的球员的名字,对方还不巧在为你的主队最大的对手效力之后的生活会有多么艰难。”Neymar邪恶地笑了。

James翻了个白眼:“为什么给它起名叫Zelda?Leo喜欢这个游戏吗?还是别的什么?”

Neymar犹豫着思考了了一会儿,“好吧……它的名字其实不是Zelda。”

James瞪着他:“什么?”

“我只是喊他Zelda。Leo不知道到底要怎么叫它,我们一直在给他建议,但他就是不喜欢那些名字。”

James忍住了没有笑出来:“你们这些家伙在努力地试图给Messi的狗取个名字?”

“我想叫他Ronaldo,但是只要我这么做Leo就冲我大叫,每一次。所以我叫他Zelda,因为这是Ronaldo之后我能想到的第二好的名字了。”Neymar耸耸肩。

“他冲你大叫!?”James终于忍不住笑出来了。Neymar不满道:“是呀!因为那只恶魔狗已经开始习惯了被叫做Ronaldo这个名字,然后Leo因为这个差点杀了我!他以为他得在接下来的一辈子都叫他的狗Ronaldo了。但是!可别告诉那个葡萄牙戏剧演员。”他接着要求,James笑起来:“别担心。你的秘密在我这里很安全。”

James站起来,Poker绕着他打了会儿转,才走到Neymar身边开始用头蹭着他的小腿。Neymar俯下身子用手挠着它的脑袋:“是呀。我家已经正式成为狗窝了。”

“我可一点儿也不介意。”

Neymar领他去了主卧,James刚在沙发上坐下来,Truco就跳上了他的膝头。它用爪子扒着他的胸口,眼睛看向他,咧着嘴,一边吐舌头一边摇起了尾巴。

“他真的很喜欢你。”Neymar笑了。

James挠着小狗的耳朵后面,“嘿,我其实可以在沙发上睡的,Neymar。你不该被拦在自己的房门外。” 

Neymar坚定地摇头:“不,你是我的客人,我也得在这一周里对你负责。只有今晚,我保证。我会在明天我们回家之前把你的房间收拾好。”

James皱着眉头,疑惑地问:“明天什么?”

Neymar咧开嘴,眼里闪着淘气的光:“显然,明天将是你作为巴萨一员训练的第一天!” 

James的表情沉了下去,开始有些紧张。真的,不是他对巴萨有什么看法,他只是因为要和这么多不熟悉的人一起训练感到不舒服。

Neymar肯定察觉了他脸上的担忧神色,叹了口气,然后轻轻揉乱了James的头发:“别担心。他们完全不介意你的加入,和我们一起训练也很有趣!我会一直和你一起的,这一整周我们都一直在一起,好吗?我得为这事提前说抱歉。”James抬起头对着他微笑。

他不知道怎么告诉Neymar他一点儿也不介意和他在一起。

#

*即Shakira 皮主席老婆狼姐
*原文西语

#

迟到的中秋快乐×更新
以及果然没有福利……
最后是以为c4翻完了结果还有三千多字的的沙雕的我。审得急,麻烦捉虫噢
大家看文愉快。
鞠躬。

中秋应该会有福利……
(也别太期待了才回家作业多到爆炸
溜走